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社区团购洗牌同程生活猝死大小平台都在转向

社区团购洗牌同程生活猝死大小平台都在转向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1-07-13 / 点击:

  7月7日晚间,同程生活运营主体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经营不善,多方努力后仍然无法摆脱经营困境,公司现已决定申请破产。

  吊诡的是,7月7日当天,同程生活CEO还在与供应商就拖欠货款问题进行沟通,一名疑似是同程生活供应商的网友在社交平台中直播了这场沟通会。

  而在此前一天,同程生活 刚刚宣布更名为 蜜橙生活 ,根据其创始人何鹏宇的内部信,同程生活将从C端业务转向小B端,由给消费者供货转为向团长端供给,放弃原有的社区团购业务。

  事实上,同程生活的倒下并不是无迹可寻,但正因为如此,才留下了颇多可疑之处:

  今年3月,上海关停超1000家团点;4月,湖南区域宣布暂停运营;5月,同程生活出现货款回款不及时的情况,供应商结款周期延长而近期同程生活的品牌更名,以及母公司的工商变更,也加重了供应商们的疑虑:他们怀疑这是同程生活在撇清与同程方面的关系。

  事实上,7月6日,同程艺龙人力行政中心也曾发布声明称, 同程艺龙与鲜橙科技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公司,鲜橙科技的经营、管理皆与同程艺龙无关。但企查查却显示,吴志祥为同程艺龙的执行董事,并身兼鲜橙科技的董事。

  另外,在同程生活的官网上,如今依然有着与同程集团相关痕迹:比如,在发展历程方面,其官网赫然写着:2017年12月24日,同程集团内部孵化成立“场景电商项目部”。在融资情况方面,2018年12月同程生活获得来自同程集团数千万元,这也是同程生活的天使轮。此外,同程生活的创始人何鹏宇也原为同程旅游的高级副总裁。

  而面对当下讨要欠款的供应商们,7月5日晚,同程生活给出的解决方案是:“甲方同程生活会先付乙方供应商们10%的应付货款,剩余90%的待支付货款,支付时间不明,由双方协商具体支付时间。而供货商要承诺,在甲方支付第一笔10%的货款后三个月内,香港马会2020最快开奖现场直播!不再以任何形式向同程生活讨要剩余货款。

  7月6日,同程生活又给供应商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A方案同程生活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40%,付款时间为签署后10个工作日,剩余60%带破产清算后,由法院分配;B方案同程生活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60%,付款时间为签署后10个工作日,剩余40%供应商放弃追偿。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认为,从法律层面上,虽然同程生活发布声明宣告破产,但同程生活的声明仅表明该公司拟提出破产申请,法院是否受理该公司破产还有待商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第十二条,针对公司恶意负债,逃避债务的情况,破产申请不予受理。

  “该公司在发布声明之前,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同时,仍在要求供应商进行供货,且之后不承认之前与供应商达成的债务清偿协议,由此判断,同程生活可能存在恶意破产的情形。如果同程生活向法院申请破产并受理,在破产和解和重整程序无法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公司进入破产清算,各个供应商所获债权清偿比例并不乐观(中国破产清偿率较低),该分配前提是,同程生活在支付员工工资、水电、税费、破产费用后仍有剩余资产。”李旻说道。

  据统计,目前登记的100多家供应商被拖欠货款超过了5000万,以总共有1000多个供应商来计算的话,同程生活的总欠款或超2个亿。何鹏宇在沟通会上对供应商们表示,公司现在资不抵债,但会按照法律程序处理大家的问题。“如果资产变现不能偿还欠款,我接下来还要继续创业,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能东山再起。”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1日,同程生活正式成立,升级为以社区团购为主导模式的家庭消费社交电商;2018年12月,广州千鲜汇正式并入同程生活体系内,开始了全国布局和全品类高速发展;2019年9月,考拉精选加入同程生活,社区团购迎来“第一把交椅”之争;2020年8月,同程生活与邻邻壹完成战略合并,形成了根据地扎实、全国多区域布局的业务版图。

  而在资本层面,除了天使轮获得同程集团的注资,2019年5月,同程生活获得了来自元禾原点、百果园、同程旅游、真格基金、微光创投数千万美元;2019年8月,获得来自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亦联资本、线月,获得来自欢聚时代、亦联资本、君联资本、贝塔斯曼亚洲基金等2亿美元。这轮融资后,同程生活估值达到10亿美元,正式跻身独角兽之列。

  2020年同程生活GMV接近100亿元,截至2020年,同程生活在江苏,广东,浙江等地布局的70多个核心城市中,过半城市已经做到盈利平衡。何鹏宇亦曾表示,2021年同程生活GMV达300-500亿元,并希望公司实现整体盈利。

  :“如果不是遇到巨头,我们的数据比最近上市俩公司(指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好看多了!如果不是那么多竞争,我们今年年底也上市了!”

  从2020年9月开始,社区团购行业风云突变,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和橙心优选的涌入,打乱创业公司的步伐,依靠巨额补贴,巨头们抢走大部分用户和订单量。

  事实上,就行业地位上,同程生活也和兴盛优选、十荟团并称为“老三团”。但是“老三团”却迎来了互联网巨头们的入侵。何鹏宇曾在采访中表示:“基本上巨头夸张到毛利仅仅为5个点,甚至零毛利、负毛利也有,打个比方十块钱进的货九块钱就卖,相对来说我们的毛利维持在20多个点,价格上有压力”,但何鹏宇依然认为“烧钱是烧不出终局的”。

  之所以破产是因为社区团购赛道已经是“天价烧钱”的资本游戏,不是十几亿几十亿,而是几百亿的级别,正因为烧钱补贴太厉害,平台自身又缺乏“造血”功能,碍于同行竞争过于惨烈,产品长期低价亏本售卖,导致同程生活拖欠供应商资金达2个亿多,造成资金链断裂,加之国家出手“严监管”,严禁不正当竞争与反垄断,综上因素分析,同程生活破产我觉得并不意外,完全情理之中。

  何鹏宇也称,同程生活将围绕团长(KOL、KOC)进行供应链的创新,包括私域流量运营、直播运营、供应链赋能等。此外,有消息称,同程生活也曾与京东、阿里,甚至是字节跳动探讨过“收购意向”,但最终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

  同程生活也并非第一个“倒下”的社区团购平台:松鼠拼拼解散,谊品到家、考拉买菜南京业务暂停运营,食享会江苏业务并入十荟团,美家买菜悄然关停中小平台的消失悄无声息。不仅如此,资本也在降温:企查查数据显示,社区团购赛道最近一次融资发生在4月29日,此后便悄无声息。今年1-5月,仅有8起融资,其中1-3月有7起,4月仅有1起。

  这些大玩家们,除了资本优势,也各自有着流量、运营等方面的资源,比如多多买菜背后的拼多多流量入口,美团优选背后的地推优势。这些大玩家们也依然有着不小的野心:2021年美团优选GMV预期目标为2000亿,多多买菜为1500亿,橙心优选为1000亿。

  在政策等方面的压力下,大玩家们也悄然发生着改变,比如控制补贴,比如更加重视利润:一位美团优选员工称,春节前,公司就开始强调降本增效。今年2月,券商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美团每单亏损接近3块钱,公司今年的策略是要主抓毛利率,所以SKU件单价要提升。7月,多多买菜从上到下官宣了新的策略,他们开始关注毛利率,希望毛利由负转正。

  佣金减少的团长们开始逃离,随着平台议价权的增强,供应商们的利润点开始降低,而商品品质的低劣也让平台方饱受消费者吐槽凭借着“预售+集采+自提”的模式,履约成本低廉的社区团购赢得了多方的认可,但如今却带来了一地鸡毛。

  何鹏宇表示,“社区团购没有垄断。格局应该类似线下的零售,会呈现区域化。但头部跑出来的几个应该能成为全国连锁,诸如沃尔玛、永辉这种大型连锁商超。细化到单一社区,可能会两三个平台、三五个团长共存,甚至针对这些团长可能还有一些专门做供应链的人去供货。”



Power by DedeCms